首页> 奇闻异事>正文

清源洞流血成渠,除了鲁智深武松燕青,有几位征方腊幸存的梁山好汉不该死?

2020/6/19 19:05: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梁山好汉从招安那一刻起,就成了朝廷鹰犬,他们打田虎灭王庆征方腊,其实都是同室操戈,全然忘了他们也曾经是田虎王庆方腊的同行。

即使招安是顺应时势重归正道,即使打田虎王庆方腊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但是梁山好汉在征战过程中滥杀无辜,却证明了一点:贼寇就是贼寇,他们的军纪和人品都很差,烧杀掳掠比官军还残暴,除了鲁智深武松燕青柴进,征方腊幸存的梁山好汉都该死。


在正史中被金国打得仅剩的一万辽国残兵,能击溃童贯带领的二十万宋军精锐。在小说中,辽兵却菜得不能再菜,一百单八将大获全胜一个都没死。这可以理解,毕竟梁山好汉一生中也就做了这么一件正确的事情,死在辽兵之手,算是为国捐躯,他们好像还不应该享此荣耀。

打田虎灭王庆,梁山好汉属于人一阔脸就变:昨天大家还都是山贼草寇,但是今天穿上了“官衣”的梁山好汉杀起同行来,那是一点都不手软。这也可以理解,因为同行是冤家,贼吃贼,越吃越肥。

梁山好汉嗜杀成性的,还真不仅仅是黑旋风李逵一人。在宋江的潜移默化影响下,绝大多数梁山好汉已经没有了是非观念,杀人吃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从青州城外屠戮数千无辜百姓以陷害霹雳火秦明,到攻打无为军把黄文炳做成烧烤,梁山好汉的道德底线不断被突破,连一向被我们认为是英雄好汉的托塔天王晁盖和阮氏三雄,也参加了白龙庙饕餮之宴。


从“白龙庙英雄小聚义”开始,很多梁山好汉就已经变成了豺狼猛虎,而吃过人的虎狼,就会不再愿意追逐獐狍野鹿,因为“两脚羊”更容易捕猎。

在征方腊的最后一战中,梁山好汉的豺狼本性暴露无遗:“柴进杀入东宫时,那金芝公主自缢身死。柴进见了,就连宫苑烧化,以下细人,放其各自逃生。”

柴进还有一丝恻隐之心,对方腊手底下的无辜者并没有斩尽杀绝,但是这些人最终也没能逃过一劫,他们在四散奔逃的时候,遇到了如狼似虎的梁山好汉:“众军将都入正宫,杀尽嫔妃彩女,亲军侍御,皇亲国戚,都掳掠了方腊内宫金帛,当日帮源洞中,杀的尸横遍野,流血成渠。”

金兵攻入汴梁,也没有杀掉任何一个北宋妃嫔帝姬,也没有将宫阙付之一炬,就是对中原百姓,也是能抓的就不杀——劳动力也是资源,杀了属于浪费。


金兵的残暴,说起来令人不寒而栗,但是梁山好汉的作法,可是要比金兵还要残暴万分。不管怎么说,梁山好汉都是宋人,方腊手下也是宋人,宋人杀宋人,杀得流血成渠,而且死在梁山好汉刀下的,绝大多数都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弱女子。

方腊的所作所为,即使有扰民之处,但是跟宋江李逵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而那些自愿或者不自愿进入方腊“皇宫”的花季少女,连作恶的能力都没有,就是蔡京高俅童贯见了,也未必忍心全部杀光。

梁山好汉的刀,成了摧花辣手,清源洞所有人,都成了他们泄愤的对象。

梁山好汉之所以不留一个活口,是因为他们要做一件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抢劫!

贼寇就是贼寇,为了金银财帛,他们可以杀掉任何人。杀光已经投降的扈家庄老弱妇孺,是黑旋风李逵和手下的盗贼所为,而杀光烧光抢光清源洞,则是梁山好汉全员动手,除了柴进鲁智深武松燕青,所有人都刀头染血、疯抢金银。


如果我们细看水浒原著,就会发现在征方腊幸存的梁山好汉中,只有柴进鲁智深武松燕青没有参加清源洞的杀戮。

柴进放所有人逃生,前面咱们已经说过了,而浪子燕青则有自己打算:“燕青抢入洞中,叫了数个心腹伴当,去那库里掳了两担金珠细软出来,就内宫禁苑放起火来。”

在其他梁山好汉眼中,每一个人头都是向朝廷邀功请赏的筹码,而在燕青看来,那不过是一张张催命符,他只要金银而不伤人命,并且颇有深意地劝卢俊义及早抽身:“小乙此去,正有结果。只恐主人此去,定无结果。”

燕青这两句话,只有智者才能理解其中深意,但是卢俊义显然不是智者,他已经官迷心窍,所以最后吃了水银拌饭,淹死在自己刚撒过尿的水中。


燕青手上不沾半点无辜者的鲜血,所以飘然而去,五湖四海做逍遥游,有两担金银在手,三瓦两舍消费,一辈子也花不完。

柴进燕青没有大开杀戒,所以最后都得以善终。行者武松此时已经断臂,正在后方休养,没有参加清源洞之战。但是看他在蜈蚣岭的表现,我们也能想象得到,武松看见四散奔逃的宫娥彩女用献上金银乞命,一定会挥挥手让她们赶紧逃走:“我不要你的,你拿去找个僻静之处过日子吧!”

至于花和尚鲁智深,在三拳打死镇关西之后,下手就变得极有分寸,不到万不得已或者怒火攻心,绝不轻开杀戒:武松受伤,鲁智深才动手杀人,除此之外,鲁大侠是能活捉就绝不打死,就连敌方主帅方腊,鲁智深也是“一禅杖打翻,捉来绑了”。


清源洞被梁山好汉杀得血流成渠的时候,鲁智深正在深山里跟一位圣僧罗汉谈禅,即使他在清源洞,也不会烧杀抢掠:他既不要功勋也不要财帛,又怎会对无辜弱女动手?

如果我们细看水浒原著,就会发现梁山好汉的真面目:他们作恶之多,远胜蔡京高俅童贯,也远超田虎王庆方腊,尤其是宋江李逵王董平英,简直可以算是百死莫赎的极品恶人,把他们凌迟十次,也是死有余辜。

历朝历代都讲究首恶必办胁从不问,所以在任何时候,方腊宫中弱女都不该死,只可惜她们遇到的是梁山好汉,所以尽管燕青柴进已经放了她们一条生路,却终于逃不过梁山虎狼的尖牙利齿——如果矮脚虎王英没死,也不敢在扈三娘面前当护花使者。

我们唯一可以欣慰的,是鲁智深武松根本就不在现场,浪子燕青小旋风柴进也没有斩尽杀绝,而除了这四位之外,征方腊幸存的梁山好汉都参与了这场嗜血狂欢。


所以我们可以说:蔡京高俅童贯对梁山幸存者的暗算,虽然初衷卑鄙,但也是为民除害,如果那么多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山贼水匪都当上了封疆大吏,岂不是率兽食人?

文章最后照例请问读者诸君:征方腊幸存的梁山好汉,在清源洞大开杀戒,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态?滥杀无辜的梁山头领,还配称作好汉吗?除了鲁智深武松燕青,还有几个梁山好汉是不该死的?

相关图集

  • 幽默搞笑
  • 八卦娱乐
  • 热点新闻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