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闻异事>正文

大明王朝:新安江决堤,胡宗宪骗了很多人,真正主导者其实就是他

2020/7/14 6:04:5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杨角风谈《大明王朝1566》第184期——人物篇第7期:

上一期我们同时谈到了两个人物,一个是淳安知县常伯熙,另一个则是建德知县张知良。

他们在剧中称得上是小人物,没有露过几次面,台词也没几句,他们只不过是按照上级指令办事的小喽喽。而且两个县修的河堤也不是豆腐渣工程,为什么最终却要为“决堤”背锅,成为第一批被杀的官员呢?

俗话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明知毁堤淹田是伤天害理之事,他们既没有阻止,也没有检举,更没有据理力争,甚至辞职。有时候权力的盲从比滥用更可恶,摊上这样的父母官,是淳安和建德百姓的灾难。

所以,他们死的并不冤枉,也不委屈,因为比他们委屈的人海了去了,其中就包括明知是死,却还是被迫跳河自杀的那群最可爱的人……

杨角风谈《大明王朝1566》第184期:新安江决堤,胡宗宪骗了很多人,真正主导者其实就是他!


一、

看《大明王朝1566》会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胡宗宪的所作所为,所有出发点都是为国为民,是大明朝的“媳妇”,两头受气。

尤其是对待改稻为桑上面,他是坚决反对的,甚至不惜跟严党决裂,但其实,并非完全如此!

虽然,郑泌昌、何茂才指使马宁远毁堤淹田之事是瞒着胡宗宪进行的,但我们要用脚趾头想一下,作为浙直总督,胡宗宪不会在各大重要衙门埋下眼线吗?

参考后来胡宗宪一心一意去抗倭,还不忘在浙江巡抚衙门埋一个胖书办来看,其他衙门,必然也有眼线,不然很多信息来源就说不清了。

有了这个推断,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毁堤淹田始末,就会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或许,我们都被胡宗宪给骗了!

我们看,胡宗宪请求延缓改稻为桑的奏折是什么时候发的?

是毁堤淹田之后,是死了几千名百姓,又有几十万百姓无家可归的前提下,而且请求延缓改稻为桑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倭寇在蠢蠢欲动。

有人说,不对,在毁堤淹田之前胡宗宪就上过一份奏折,嘉靖帝没有看直接给打回来了,这才有了毁堤淹田。

而这份奏折讲的并非延缓改稻为桑,而是借粮:

“所有的事我今天就给朝廷上奏疏,请朝廷督促邻省给我们调粮,布政使衙门和按察使衙门现在立刻去向各米行催贷粮食。”


二、

而胡宗宪为什么要上这份奏折呢?

就是因为杭州知府马宁远纵马踏苗,还抓了几个以齐大柱为首的老百姓,迫使这群老百姓包围了浙江总督府。老百姓包围官府府邸,这不是小事,搞不好就会出现流血事件,甚至民变,所以胡宗宪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这之前,胡宗宪其实一直在强推改稻为桑,只不过选择的方式是委婉的,并非是特别激进的。

这项国策正月就已经制定了,到了四月份还没有推行下去,因此,浙江的官员把新安江沿线的各个堰口都堵上了,就是制造干旱,迫使老百姓改稻为桑。

不要讲堵堰口的事,胡宗宪也不清楚,如果他不清楚,他也不会在老百姓包围总督府后命令杭州知府马宁远:

“抓的人立刻放了,新安江各个堰口立刻放水灌溉秧苗。你带着各县知县亲自去办。”

其实不仅堵堰口的事,胡宗宪一清二楚,纵马踏苗之事也跟他脱离不开干系!

踏苗的兵士可不是臬司衙门的兵,这是正儿八经的骑兵部队,是戚继光用来对敌的军队。正常情况下,各地官府需要用兵时,都是调动各衙门的差役,或者是臬司衙门的兵。这就类似于先动用警察,再不行是武警,最后才是正规军,这也不是随便一个杭州知府就能调的。


三、

所以,在戚继光赶过来要把军队带走时,马宁远是不怕他的,而且至少多次强调,这个兵是有调令的,是部院调来的:

“戚继光,兵是部院调给我的,你没有权利带走!”

在戚继光不理会马宁远之后,马宁远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个调令肯定是谭伦下给戚继光的,于是又搬出了胡宗宪来压戚继光:

“戚继光,你是部堂的人,我也是部堂的人,想反水,没有好下场!”

由此可见,从马宁远的潜意识中,他跟戚继光是同一阵营的,而且戚继光的行为会导致胡宗宪的反感。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戚继光并没有理会马宁远,只讲自己有调令,但就是不给马宁远看:

“有调令也用不着给你看,想知道,去上面问。”

如果戚继光真有胡宗宪的调令,他必然会马上掏出来,之所以没掏出来,就是因为他是奉谭伦的命令前来调兵的。

所以,马宁远才会气呼呼地押着几个闹事的百姓,要去找胡宗宪评理:

“回杭州,见到部堂大人再说!”

甚至在看到谭伦之后,马宁远还当着胡宗宪的面喊着,要抓谭伦:

“大人们都看清楚了,就是这个人伙同戚继光干的好事!”

所以,纵马踏苗这事,跟胡宗宪绝对脱离不开干系,至少他是知情的,而且士兵也是他调给马宁远的。


四、

不仅如此,马宁远当着胡宗宪的面还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在前面卖命,别人在后面拆台!干脆说,朝廷改稻田为桑田的国策还要不要人干?要这样干,我们可干不了!”

眼看谭伦下不了台了,胡宗宪才出来打马虎眼,接下了这口锅:

“是我叫戚继光把兵带走的。”

此话一出,大出马宁远的所料,他根本就想不明白的,改稻为桑如果改不好,首先受处分的就是胡宗宪,这也是后来他瞒着胡宗宪毁堤淹田的出发点。

胡宗宪也很清楚,改稻为桑如果完成不了,国库的窟窿就补不上,嘉靖帝就会冲严党发飙,到时候,严嵩、严世蕃、胡宗宪都跑不掉。

但胡宗宪又不能不考虑谭伦,谭伦是裕王派来的人,裕王是未来的皇帝,胡宗宪再傻,也不会以得罪裕王为代价完成业绩。

所以,对他来说,如果能正常的改稻为桑,老百姓能自愿改,那是最好的结果。显然,这种结局并非是裕王等人希望看到的,谭伦就在浙江盯着,纵马踏苗真的踢死了老百姓,谭伦的弹劾奏折就够胡宗宪吃一壶的。

所以,胡宗宪,既想完成改稻为桑的国策,又不能让谭伦挑出毛病来,这样一来,事情就非常难办了。

事情难办,不代表不能办,胡宗宪清楚,自己不急,上面也会急,上面急了,事情就有转机。

所以,不要觉得毁堤淹田这种事是瞒着胡宗宪干的,浙江这地面,他可比严世蕃熟悉多了,严世蕃能想到的策略,他会想不到?


五、

马宁远作为胡宗宪忠实的下属,思上级之所思,想上级之所想,愁上级之所愁。所以,他才会被郑泌昌和何茂才,以及杨金水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所蒙住,岂不知,不过是他的见机行事罢了:

“忠上司认主子是你的长处,但是我问你,你听胡部堂的,胡部堂听谁的?还不是听严阁老小阁老的?那么你听严阁老小阁老的,还能有错?”

脱离了严党,不认恩师,胡宗宪就失去了做人的根本,他活不成。脱离了裕王这边,胡宗宪也没有好果子吃,先不说大明早晚是裕王的,单就谭伦这个眼线,他就对付不了。

而毁堤淹田这个策略,是可以成功进行改稻为桑的,缺德的地方是坑了老百姓,这一点胡宗宪也很清楚。

一方面田已经毁了,老百姓想种水稻也种不成,只能改桑田,造成既定事实。另一方面,胡宗宪是不知情的,而且还勇敢积极地赈灾,在裕王这边也获得好感。

此举是既能完成任务,又能不至于得罪人,这才是胡宗宪最想看到的结局,马宁远显然也预测到了,所以才会说:

“部堂大人不再夹在里面为难,属下这颗人头赔了也值。”


但胡宗宪要想达到目的,还有一难,那就是怎么说服淳安和建德的百姓,做出牺牲?

因为新安江的水太大,九县决口,一个地方堵不住,其余地方也堵不住,唯一的办法只有疏,但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

就是淳安和建德会有人伤亡,很容易理解,水还是那么多水,往九个县流和往一个半县流,每个县的水量是不同的。或许田同时被毁,不至于死这么多人,但受灾的民众会多一些,只开淳安和建德,则会淹死人。

这要是让淳安和建德的老百姓投票同意自己被淹,通过性几乎为零,所以,那些可爱的大头兵必须得死!

只有他们死了,胡宗宪才有理由跟其他乡亲们说,自己已经尽力了,实在堵不住了。也只有他们死了,胡宗宪才能下命令把这个口子再挖大,让水流再大一点,以便保住其他几个县。

大明朝的老百姓,太容易感动了,人都是有良心的,见到士兵为了堵口子,命都没了,也就接受了这个结局。

后面一系列的骚操作,都在表明,胡宗宪虽然没有想过做伤天害理之事。但是其行为滋生了这种土壤,在他的地盘上出现这种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正所谓,神仙打仗,百姓遭殃,清流跟严党斗法,胡宗宪夹在中间谁也不想得罪,最终只能选择得罪那群跳河士兵,得罪那群被淹老百姓了。

看完这些,你还觉得毁堤淹田,胡宗宪是无辜的吗?

杨角风谈《大明王朝1566》第184期——完

相关文章
明知打不过美国,日本为何要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
山东王韩复榘,盘踞山东省长达7年,如何拥有14万军队?
倒说《三国演义》 第一回 司马晋天下失一统 魏蜀吴天下定三分
卓娅本来是苏联民族英雄,为何有人说她是精神病患者、纵火犯
庞德可打平关羽,为何马超战许褚时,庞德不先去挑战?
“国士无双”的韩信为何能百战百胜?他的战法究竟有何高明之处?
明末东林党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为啥如今对东林党的评价越来越低?
要说纸上谈兵,可能兵圣孙子更符合此名头吧!
科举考试史上那些奇人奇事:正德皇帝出宫游玩,考试推迟了

相关图集

  • 幽默搞笑
  • 八卦娱乐
  • 热点新闻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