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新闻>正文

英国政府的“特朗普困境”:如果他败选,英国该怎样搞好和拜登的关系?

2020/8/1 6:15:2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纽约时报报道,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曾经在白金汉宫为特朗普举行了盛大的国宴。前首相特蕾莎·梅欢迎他来到布伦海姆宫,这里是他心目中的英雄丘吉尔的家族所在地。为了不得罪他,在特朗普下令军队驱散白宫外的抗议者招致全球批评的时候,英国的后一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拒绝加入全球的批评行列。

没有几个国家比英国更努力地取悦特朗普。但现在,随着特朗普在民调中落后于拜登,英国官员开始意识到一个令人不安的前景:他们如此努力适应的总统明年可能会下台。


约翰逊和特朗普

法国和德国可能会暗自庆幸特朗普的失败,将之视为一种纯粹的解脱。他们终于摆脱了一位分裂盟友、威胁发动贸易战,并试图瓦解欧洲一体化的领导人。但在刚刚离开欧盟的英国政府那里,情况就复杂了。

在英国处于坚持脱欧的孤立状态时,特朗普对英国退欧的全力支持让美国成为了约翰逊政府的一个安全港。他承诺会和英国达成有利可图的贸易协定,这给了约翰逊一个向选民兜售的卖点。他的民粹主义政治与英国退欧派的光棍策略是一致的。

如果拜登在11月获胜,英国将面临一个反对英国脱欧的美国总统,他会在脱欧后的欧洲照顾爱尔兰的利益,也不会有什么动机优先考虑一项英美贸易协定。他的前老板,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警告英国人,如果他们离开欧盟,在与美国的任何贸易谈判中,他们都会排在“队伍的后面”。

前英国驻美国大使彼得·韦斯特马科特说,“拜登不会忘记,此前两任英国首相都竭尽全力地讨好特朗普。他和英国人在一起可能也会感到自在,但英国政府将不得不努力改善这种关系。”

随着特朗普的民调数据越来越差,英国亲政府的报纸已经开始提出这样的说法,即拜登当总统实际上比特朗普当总统对英国更好。拜登与特朗普不同,他是相信结盟的信徒。他不会让约翰逊受到粗鲁的教训,说英国需要对哪个国家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他也不会招致大部分英国公众的厌恶。

在《星期日泰晤士报》最近的一篇专栏中,一位交游广阔的政治记者蒂姆·希普曼引用一位未透露姓名的英国政府部长的话说,特朗普的失败“会让事情变得简单得多”。


拜登的选情正如火如荼

这听起来像是英国政府要两面下注。约翰逊一直谨慎地对美国大选只字不提,但他已经试图与特朗普保持距离,同时避免冒犯特朗普。相比之下,在英国大选如火如荼之际,特朗普在伦敦的一个广播节目中赞扬了约翰逊,表扬他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

因为美国大选正变得越发诡异,英国政府的不安加剧了。拜登的竞选团队几乎禁止全员与外国政府接触,以避免出现类似像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的问题。

长期以来,英国一直习惯在美国总统大选的挑战一方安排一名外交官,参与竞选活动,但这次大流行使英国丧失了这么做的机会,因为拜登几乎就没有参加现场竞选活动。

在1992年的时候,乔纳森·鲍威尔还是一名年轻的英国外交官,他陪着比尔·克林顿乘坐竞选大巴转战各地。他说,他建立的这种联系有助于后来在克林顿上台后消除英美两国政府之间的尴尬情绪,因为当时的英国保守党政府试图挖掘出克林顿在牛津大学的生活不检点的细节,来帮助老布什赢得选举。后来鲍威尔将克林顿介绍给了托尼·布莱尔,布莱尔后来成为英国首相,与克林顿关系更为友好。

鲍威尔说,考虑到英国官员对拜登已经非常熟悉,这次派不派人参加拜登的竞选活动就不那么重要了。但缺乏个人联系,可能预示着在拜登上台后,英美两国之间的这段关系注定会变得更加疏远。

几位专家表示,英国面临的风险不是两国关系突然要决裂,而是逐渐滑向无关紧要的境地。他们说,等拜登成为总统,他的重点将是修复与柏林和巴黎的关系,而不是庆祝与伦敦的“特殊关系”,英国曾受到他的前任,也就是特朗普的大量关注。

2018年10月访问伦敦时,还不是候选人的拜登从地缘政治角度表达了他对英国脱欧的反对,称这将使英国对美国的价值降低,无法成为美国影响欧盟的杠杆。


拜登在伦敦研究机构查塔姆大厦说,“如果我是国会议员,如果我是英国公民,我会投票反对脱欧。从美国利益的角度看,如果英国不再是欧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的利益就被削弱了。”

曾在奥巴马白宫从事欧洲事务,现正为拜登竞选活动提供建议的乔治城大学教授查尔斯·A·库普坎说:“问题不在于‘英美还会有特殊关系吗’?这个关系总会有的。问题是,‘这个特殊关系还重要吗’?”

英国官员承认了这一挑战。他们指出,在人权和俄罗斯问题上,英国可以与美国并肩发挥强有力的作用。

但他可能还需要解决其它悬而未决的问题。2016年,当约翰逊还是伦敦市长时,他在一篇报纸专栏中写道,奥巴马把椭圆形办公室里的丘吉尔半身像换成了小马丁路德·金的半身像,他将这种转变归因于“这位有肯尼亚血统的总统源自祖传的对大英帝国的厌恶”。

也有一些人说,英国对约翰逊和拜登之间可能出现紧张关系的担忧被夸大了。

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保守派议员汤姆·图根德哈特说,“与英国首相搞好关系是美国总统的职责之一。”他曾与拜登的顾问交谈过。


尽管如此,英美关系里仍有潜在的地雷,尤其是北爱尔兰。拜登是一位忠诚的爱尔兰裔美国人,他将坚决捍卫爱尔兰的利益,同时他在美国国会中的民主党爱尔兰游说团体中的盟友也将如此。在演讲中,拜登经常引用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1916年复活节》(Easter 1916),这是一首关于爱尔兰人反抗英国统治的起义的诗。

英国外交官赌气地指出,拜登也有英国血统。拜登自己曾经说过,他的曾曾祖父是英国东印度贸易公司的一名船长。

但他们表示,就英国脱欧而言,他可能更在意去维护《耶稣受难日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该协议是克林顿时代达成的,结束了北爱尔兰数十年的宗派冲突。

前英国驻美大使韦斯特马科特说,“拜登非常热衷于自己的爱尔兰天主教根基,尽管他也有英国的根基。如果英国最终达成了一个对爱尔兰来说算坏消息的无协议脱欧或出现其它脱欧结果,他不会感到高兴。”

到目前为止,约翰逊政府通过与欧盟达成退欧协议,在爱尔兰岛上保留了开放边界。但如果英国不能与布鲁塞尔就永久贸易安排进行谈判,爱尔兰仍可能遭受经济损失。


而德法两国只会乐见拜登上台

贸易是拜登可能令英国人沮丧的另一个领域。特朗普与英国达成大手笔交易的承诺已经开始不算话,他的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上个月表示,这事在选举前不太可能。专家表示,如果拜登获胜,他将面临民主党对协议的怀疑态度,而此时全球范围内的自由贸易正在萎缩。

英国官员最近提出了让两国加入特朗普在2017年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后续协议的想法,以此来回避直接谈判中的棘手问题。

但即使拜登同意重新加入,分析人士指出,该协议中有关食品卫生的条款大部分是由美国起草的,也会引起阻碍跨大西洋谈判的相同异议。

欧洲改革中心的贸易专家萨姆·劳说,“换句话说,还是免不了要有争议。”

#英国政府面临拜登上台后的尴尬局面#,#此前过于讨好特朗普#,#现在如何调整和拜登关系#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 幽默搞笑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