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闻异事>正文

开战第6天,美国心理学家,深刻分析了希特勒和德国人所患的病

2020/8/4 19:04: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1939年6月1日,德国军舰炮轰但泽自由市波兰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打响。

6天后,纽约时报发布文章称——

《“有报告称”希特勒精神失常》。

抛出此说法的是圣迭戈州立学院的哈里·施泰因梅茨教授。

在一场研讨会上,他对一群社会心理学家做报道,说有个最近从德国回来的顶级研究型医生,给了他一份报告——他补充到,你们也可以说这是诽谤——希特勒患有偏执型躁郁症。

写到此处,很多朋友可能跟我一样,都想起了那个已经被玩坏的元首在地堡里的片段——他那样子,不是躁郁症是什么?


(希特勒 剧照)

扮演希特勒的布鲁诺·甘茨——他在2019年去世——为此还专门到瑞士一家医院,研究了帕金森病人。

尽管这个病跟哈里医生所说的偏执型躁郁病并非等同,但无疑说明,就算几十年后,甘茨亦相信,当时的希特勒,就是病态。

在哈里医生的描述里,这种病的症状主要是——

这是一种几乎不可治愈的精神疾病,会使患者产生交错性突发抑郁或者喜悦,并伴有受迫害的妄想。

但显然,如果只是希特勒一个人病了,哪怕病入膏肓,也不可能给世界制造那么多的苦难,真正有病的,是那个时代的德国人。

哈里医生分析,德国人所患的,则是民族偏执狂。

这种病,是所有民族都可能感染的。

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族群,却有不同的表现。

1890年代,这种病在甲午战争的日本人身上。

黄钟先生《帝国崛起病》里,引述明治时代外交官陆奥宗光的话——

全国民众……只知进攻,其余的都听不进去了。此时如有深谋远虑之人,提出稳健中庸的主张,就被目为毫无爱国心,胆小卑怯之徒,将为社会所不齿,势不能不忍气吞声,闭门蜇居。

1930年代,德国人就是这种病的典型患者。

哈里说,这种病存在于集体思考和行动中,长期处于非比寻常的压力下时,尤其容易罹患。


(狂热分子)

这种压力可能会导致人们通过妄想,“合理化”或制造借口或启动“心理防御机制”来寻求庇护。“心理防御机制”是一种用来抵抗预想麻烦的精神倾向。

他还说,这种感染因素,会导致偏执狂在人群中大肆蔓延,使整个社会日益依赖个别该症患者。

最后,他说,偏执狂的特征包括,宏伟的幻想,疯狂的被害妄想和怀旧型假想。后者是一种慢性的病理过程,患者好猜疑,爱幻想且防范心很强。

看完他的分析,我们细想一下,德国人是否如此呢?

其实一切的一切,都要归根于疯狂的被害妄想之下的宏伟幻想。

此话怎课?

被害妄想,是针对《凡尔赛和约》的。

作为一战的挑动者,德国割地赔款,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他们觉得,欧洲其它国家就是想德国灭亡。

这是否事实呢?

如果真有此想,他们干脆像当年普鲁士俄罗斯奥匈帝国瓜分波兰一样,不就行了?


(1939年看守犹太人的德军)

当然,其他国家没有这种想法,不代表德国人就相信,所以,他们又生出了宏伟的梦想。

那就是重现德意志帝国的辉煌。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们不惜发动了对外战争。

看到这里,朋友们觉得哈里分析得是不是有些道理呢?

相关图集

  • 幽默搞笑
  • 八卦娱乐
  • 热点新闻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