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闻异事>正文

陈永福:一辈子都是军人

2020/8/4 19:06: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前语:

抗战烽火,山河记忆。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

75年前,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宣告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和平的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为了更深刻地铭记历史,珍爱和平,荔枝新闻联合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南京师范大学抗战老兵口述资料中心推出《烽火记忆·抗战老兵口述》系列。

这个系列中有曾叱咤风云的抗日将军,也有英勇无畏的抗日战士,他们是这段烽火记忆的亲历者,也是这段铁血历史的书写者。

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认识和平的珍贵。让我们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陈永福:一辈子都是军人

陈永福,出生于1929年5月4日,如今已年过耄耋。

1944年,15岁的陈永福参军,先后参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历经大大小小多场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于连云港海防巡逻队工作,1982年光荣离休,一生戎马。


以下是陈永福的口述:

1929年5月4日,我出生在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我八岁的时候上过半年私塾,之后就在家割草喂牲口,出来当兵时只能认得自己的名字。

我的家乡在1938年被日本兵占领了,他们对老百姓实行“三光政策”,多次“扫荡”,那时我家里贫困,所幸躲过了劫掠。

日本兵还会时不时地把乡亲们赶在一块儿,要大家伙儿交待出战士和地下党员。有一次3个20多岁的小伙子被残忍杀害,就因为日本兵空口说他们是八路军。

从娃娃队到通信兵 毅然从军行


1942年,我们县里有一帮人组织起娃娃队,20多个人经常聚在一起活动。他们歌唱得很好,我看着热闹,就也想加入进去。1944年上半年,我们村来了一个区的中队战士,他们对我都很好,战士们去别村活动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

但这前后两次都被舅舅给拦住了,可我就是想出去,所以当年10月份我就独自跑到了五六十里外的济阳县一六区队参军。我走了十几天以后,舅舅来找过我,他担心当兵危险,叫我跟他回家,不过最终家里人还是被说服了。我所在的区中队人比较少,只有三十个,我成了一名通信兵。

在部队里,不打仗的时候,我就学文化认字,练习射击、刺杀。我们会用棒子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学写字,有时一天学一个字,有时候好几天学一个,由此我认会了更多的字。那时候,小学毕业就算得上有文化了。打仗的时候,小学毕业的战士总会得到格外的保护,不打头阵冲锋,不做最后撤退。

多数时候,我们的口粮是从乡亲那里借来的,有一次我给首长盛过饭后,自己才吃到半碗,歪把子机枪就响起来了,我赶紧放下碗起身跑出去。跑了三天四夜就只吃了半碗绿豆,那时候比较艰苦。

十一人夜半突袭 收缴伪军200余发子弹

印象比较深的是,1944年一次偷袭日伪据点的作战。那时日伪军在大邝庄有个中队规模的据点。

一天,当地老百姓告诉我们,伪军被日本兵调去“扫荡”了,不巧的是,我们区中队的主力都到渤海军区去学习了,只留一个九人班驻守,其中有两名病号,加上我和区队长,不过十一个人而已。

不打这个据点吧,大家觉得很可惜;打的话,确实感觉力量不够。怎么办?经过商讨,我们还是决定打,并研究着找两个基干民兵参加行动,又再找一个铁水桶,把水桶打上眼儿备用,前半夜去突袭。

我们当中一位副班长刚好是伪军投诚过来的,对地形比较熟悉。他喊话说:“伪军弟兄们,你们被包围了,赶快缴枪吧,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说完没有动静,我们就分三组向里打排枪。

隔段时间喊话还是没有动静,我们又打了一个排枪。然后用驳壳枪在铁桶里面打,制造假象迷惑对方。这时里面就回答说要缴枪投降了。我们让他们把枪和子弹撂下再下来,然后派三个战士带着两个民兵过去,收了200多发子弹和十几个手榴弹,就赶紧出来往根据地撤。

驻地伪军看到我们后很疑惑:“你们就这么几个人?”最后我们带回伪军十一个,还有一个炊事员和十二条枪。在进行教育后,让他们愿意留下的留下,两个伪军留下来了,其他人得了些路费回家了。


三天攻下田柳庄

1945年,我们在渤海军区司令员杨国夫的指挥下,攻打下日伪军在寿光所设的田柳庄据点。

那时候,渤海军区有两个特务团,敌人在田柳庄的大据点有3000多人。当时我所在的部队已经改成了第165区中队,共计110人。在济阳县周围的几个县,都是拿我们中队当作一个连队,军分区则以县大队为主力部队,相当于团。然而当时我们县大队也不过千余人。我方兵力存在一定不足。

作战指挥的杨国夫司令是光脑袋,他曾说:“三天打不下田柳庄,我的秃头就长毛”。

在其他兄弟部队进攻的时候,我们就负责掩护。我拿的是那种比较矮的小马枪、五六十发子弹和两颗手榴弹。经过三天奋战,我们终于打下了田柳庄,缴获了轻、重机枪20挺,其他的步枪就多了,还有迫击炮,俘虏近千人,击毙近千人。但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伤亡了六七百个兄弟。

戎马一生 太平人世终相逢

1945年8月20日,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后,部队和老百姓为了庆祝胜利召开了军民联欢大会。

1947年,我经人介绍入了党,到解放战争时期,我在县大队已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在临邑县打过仗,还参加了昌邑、潍坊和济南战役。后来,部队回到临邑县城驻地,我当了副排长,跟着司令员去参加淮海战役,打到徐州北边利国镇附近。司令员接到回去的命令,叫我跟他一起。我当时讲:“你走你的,给你带几个通信兵,我不回去,我留在这里。”他担心在路上遇到小股敌人,我就跟他回去了。所以说,我参加了半截子淮海战役。


新中国刚成立时,我们部队驻扎在山东。1951年初,我在速成学校学习,1952年底被分配到连云港,一段时间后,1954年11月份我到了一个海防巡逻队,在那儿工作了28年,直至退休。

相关图集

  • 幽默搞笑
  • 八卦娱乐
  • 热点新闻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