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幽默搞笑>正文

这届年轻人自从化身“铲屎官”,就开始舍得花钱

2020/8/14 19:02: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品牌观点/文】

当飞飞回到北京南五环外的出租屋,已经是晚上9点。

一手是自己不到20元的晚餐外卖,另一只手是一袋价值约二百元的进口冻干猫粮,“大概够小飞飞吃一个多星期吧,最近进口食材太不让人放心,就不给它吃生骨肉了。”提起自己家的猫,飞飞甚至会有些为人父母般的遗憾。

月薪八千,为了养猫,飞飞特意在郊区租了整套房子,买进口的猫粮、零食和玩具,甚至会为猫定期在宠物医院预约洗澡和美容服务。而真正留给自己的钱,每月大概只有不到2000。

这种和《三十而已》中的王漫妮颇有些相似之处的“精致穷”,已经成为了不少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为了家里“毛孩子”能够生活得开心,哪怕吃土也是值得的。

在“人不如猫”或“人不如狗”的背后,宠物市场也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蓝海:


据狗民网《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我国宠物消费市场规模已超过2000亿,同比增长18.5%。在中国,平均每只宠物狗每年消费达6000元,每只宠物猫年均消费4700元。

即便是在疫情的冲击下,「中宠」、「佩蒂」这两家宠物赛道中的明星公司也并未受到冲击,而去年上市失败的「天元宠物」,也在今年再次冲击IPO。

我们家中的“四脚吞金兽”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财富密码?宠物行业又能否诞生下一个与「中宠」和「佩蒂」抗衡的巨头呢?

养宠市场的背后,站着无数“单身狗”

养宠市场三大驱动力可以概括为政策与观念的转变、消费升级,以及老龄化和单身率上升。

的确,随着管理的加强和观念的改变,目前颁布了养犬相关管理规定的城市已经超过25个。科学养宠与科学管理也让我们对于宠物的饲养的接受度逐渐提高。即便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条件养宠物的年轻人,也乐意在周末跑到宠物主题咖啡馆去云吸猫或云吸狗,体验和“毛孩子们”亲密接触的机会。


而伴随着年轻人的发展红利,我们在宠物身上也愈发舍得花钱了。“K9的主粮、Zeal的宠物羊奶、LitterRobot的全自动猫砂盆……”一个月下来不算单租房,小飞飞大概能花掉飞飞六七千块,“但是我看到他我就开心啊,觉得白天在办公室搬砖烧脑也是值得的。反正我就一个人,以后也不想找男朋友结婚,我花我自己的钱别人也说不着什么。”在舍得花钱之余,越来越多消费者开始通过专门的网络宠物社区及宠物KOL去选择高性价比与好口碑的宠物产品。

随着老龄化的趋势,养宠大军中也开始出现一些老年人。“我就遇到过一个很好玩的客户”,经营宠物鲜粮与高订蛋糕的Roxy坦言,“他给自己的狗订了最大号的蛋糕,然后把小区里和自己家狗狗玩得好的其他狗狗召集起来一起开了个宠物生日party,甚至他的朋友也会参加,给这个过生日的狗狗脖子上拴一堆红包。这位客户和他的朋友基本都已经退休,因为没有孩子而把狗狗当孩子养。”

因为巨大的生活压力与独处于钢筋水泥“丛林”的孤独,宠物成为了不少人的「心灵寄托」。

而从大型企业集团旗下的宠物食品制造商和连锁宠物医院,到专门满足小众用户需求的宠物餐厅、美容院甚至是宠物酒店也得以在蓬勃发展的市场下找到合适自己的赛道,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天元寻求IPO,能否造就宠物行业三巨头

在宠物行业的下属赛道中,宠物食品仍然是当之无愧的“大头”。

其中主粮显然是宠物的“刚需”,而宠物零食也在宠物消费结构中迅速增加。以2019年宠物市场的数据来看,零食的消费占比已接近20%,同比增幅达到70%;而在价值2000亿元的宠物市场中,宠物零食也占据了约20%的份额。

在让“毛孩子”「吃得好」的前提下,立足于宠物零食的「中宠」与「佩蒂」,显然已经占据了整个行业的“半壁江山”。


无论是相似的上市时间还是相似的主营业务,都难以判断两家究竟谁才是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

目前「中宠股份」的最大优势在于渠道与业务布局:从线上看,「中宠」已在淘宝、天猫、京东、亚马逊等平台开设店铺,同时增资南京云吸猫、收购威海粉橙公司等深化电商渠道布局。此外,「中宠」也参股了宠物医院品牌美众联合,在业务上进行积极拓展。从财务数据来看,中宠在2020上半年预计盈利4200-4700万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60.76%-191.80%。

相比之下,「佩蒂」的优势则体现在研发:在2014-2017年间,「佩蒂股份」研发支出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4.33%、3.84%、3.04%、3.18%。而「中宠股份」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0.60%、0.33%、0.31%、0.28%。相较于中宠百万级的研发费用,显然「佩蒂」在研发方面投入更多。其试水电商直播、小红书带货,鼓励用户产生UGC内容,也在疫情期间推动了铲屎官们的“集中囤货”,其上半年净利润预测为4100万元—4600万元,同比增长78.79%-100.6%。

相比前辈们的“风光”,「天元宠物」的上市路明显更为“坎坷”:

早在2017年,「天元宠物」就首次提交招股书,拟在主板上市。2019年3月,排队2年的天元终因其贴牌模式的持续性、供应商数据与新三板年报不符等因素而被否。

近期「天元宠物」已经“再战”创业板,时隔一年,争议声却依然存在:与前辈们不同,天元的主营业务是宠物食品外的宠物用品。尽管销量巨大,但自产率仅不到30%,从这个角度来看,天元更像是一家依靠赚差价盈利的宠物用品“贸易商”而非“生产商”,其经营模式的“护城河”并不高。而超过9成的境外收入在当前疫情环境下也容易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天元」是否能成功上市,比肩「中宠」、「佩蒂」,让国内宠物市场形成“三巨头”的局面,仍然是未知数。

巨头之下,仍有空间

即便是有着「中宠」、「佩蒂」等行业巨头,相比美日等相对成熟的宠物市场,我国的宠物市场仍然较为分散。

“就好像我经常被朋友说的,买个猫砂盆,拼多多上不到20块的也能用,几百块进口的也能用,那我凭什么要多花钱去买品牌的呢?”但在巨头以外,仍有大量小众品牌找到了他们特有的拥趸,也在资本市场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发展机会: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2019年,我国宠物行业在资本市场的融资总额已经达到近50亿元。


比如成立于2017年的「未卡」是从宠物用品开始切入市场,目前共有60多个SKU,其中无土猫草、仙人掌猫爬架、水果猫砂盆、猫火锅等多个爆品都得到了大量年轻用户的认可,称得上新晋品牌中的“当红流量”;而成立于2014年,专注新鲜、品质化宠物鲜粮业务的「小鲜粮」,也在教育市场多年被“鲜粮党”们坚定不移地拥护着。

尽管有人预言,疫情后的消费降级市场,首当其冲的就是宠物行业,但依然有创业者对此持乐观态度:“因为疫情,食材和冷链都开始成为了难题,但是我个人倒是觉得2020年恰恰是宠物行业创业者能够自我沉淀的一年。我们团队休息的方式就是去把自己的角色转化为内容生产者,主动承担起教育市场的工作。”据「啊呜定制鲜粮」创始人Roxy表示,在她的B站账号上线后,已经在3个月内产生了几个播放量几十万的视频,“我觉得真正能被市场留下的还是最真诚的品牌,等疫情过去,我们也希望再次获得市场的认可。”


有小飞飞陪伴的3年时间里,飞飞觉得自己可以再在北京多留几年:“很多人都说我这样的人是乱花钱,是玩物丧志,其实我和小飞飞的关系是相反的。”飞飞说,其实是她离不开小飞飞。

“每当周末我搂着它在出租屋里睡懒觉,它就瘫在我身上打着小呼噜,这种被治愈的感觉真的让我觉得哪怕北京这么大,哪怕我就一个人,至少我不是孤零零的。”

人宠相互依存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消费方式,而年轻的宠物市场也还有无数种可能。

以上内容为【品牌观点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 热点新闻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