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年过40,人在VC

2020/9/22 6:01: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柴佳音,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吴明柯43岁,一纸离职通知冲淡了数月前项目IPO的喜悦。

43岁,这个年龄在经验及资源至上的VC/PE行业并谈不上“危机”,但是机构风光不再,吴明柯只能感叹时运不济,再择良木而栖。“入职7年,眼看着机构从‘财大气粗’到被迫‘精打细算’,心里挺难受的。”

对于吴明柯来说,找工作并不难。1个月后,他心怀期待地入职了一家小型专项基金,职位也从原来的董事总经理升级到合伙人。但很快,“水土不服”的迹象逐一显现,吴明柯才发现,过往大基金的诸多操作经验在每次出手不超过1000万元的小基金并无用武之处。

并无意外,离职通知又来了。

“40岁以后,我自然知道成为头部基金管理层是最理想的职业通道,但能成功跻身头部基金的中年人是金字塔塔尖的绝对少数群体。我自认为在同龄人里资历不算差,确实没想到会在职场如此难以自洽。”已然将薪水自降30%的吴明柯顿感无所适从。

“自降身价”是吴明柯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做出这个决定肯定是很难受的。但我心里很清楚,小基金对于用人的预算有限,而且即便我在大基金的项目履历比其他候选人丰富,也未必见得有用。”吴明柯表示,“不能为机构产生效益的优势,对方没有理由为之付费。”

“路越走越窄了,下一步该去哪儿?”吴明柯每每自我怀疑时,总是忍不住望向金字塔塔尖。

卢清就是吴明柯眼中生活在“金字塔塔尖”的人。

作为某知名VC机构的董事总经理,卢清一向将自己的勤奋和高效看作事业上最大的资本。

但年过不惑,卢清不得不承认,“精力大不如前了,有时候会觉得累。这种累不仅仅是体力上的,承担的责任越重,心理压力也越大。”卢清告诉投中网,“一个团队中拍板的人,必须要想得很周全。”

“注意身体”是卢清近年来和朋友聚会中听到的最为高频的叮嘱。“但我们都知道,这就是VC/PE行业的固有节奏,留下就要顺应。”

和吴明柯一样,卢清不是没有想过离开。

毕竟,即便离开投资机构,也并不意味着彻底挥别VC/PE行业。在VC/PE行业中结交的人脉、增长的经验,都可以运用到昔日VC/PE从业者未来的事业发展中。

“最近,我有两个同龄的朋友离开了所在的投资机构。”卢清告诉投中网,“一个和朋友合伙做外汇投资和资产管理;另一个则和前同事合伙创业,做起了咨询和培训生意。两个人做得都不错。”

“换一种活法,也未必见得是坏事。”吴明柯提到,“也会有曾经从事投资的朋友说:没有再赌一次的必要了,最好的时代回不来了。”

对于VC/PE从业者而言,最好的时代,实则最疯狂。

1999年,在PC互联网热潮的助推下,美国有457家公司上市,117家上市当天市值就翻了一番。

科技巨头们PE接近或超过150倍的情况数不胜数:思科148倍,甲骨文153倍,高通167倍,AOL-时代华纳217倍……在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指数达到峰值之际,中国最大的四家门户网站中华网、新浪、网易和搜狐相继上市。

“最颠狂的时期,任选40个科技股,收入为0,三个月也能涨四五倍。”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毅威曾如此回忆。

吴明柯和卢清都亲历过那个时代,他们的故事亦是时代的缩影。“见过暴富的神话,也做过夯实的积累。我们挺幸运的。”吴明柯说。

2015年以来,随着资本市场逐步回归理性,很多创业项目经营陷入困难或估值大幅下滑,VC/PE机构投资逐步进入退出期,大量投资机构面临项目退出困难与投资业绩不尽如人意的局面。

与吴明柯并肩作战5年的马凌峰将VC/PE称为“只有大水漫灌的时候,你的小坑才会有水”的行业。“现在,大水褪去,有水的小坑越来越少,投资人自然越来越难。”马凌峰说。

2020年,更是如此。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当前,头部机构的募资总额已占全市场总规模的大部分版图,2018及2019年,该比例均超过50%。2020年上半年数据来看,CVC资本、鼎晖投资、光速中国、凯辉基金、启明创投等斩获巨额募资,最高达45亿美元。

换言之,资本寒冬募资难的形势下,头部机构的优势愈发凸显。然而,业绩并不出众的机构仍深陷募资困境难以维系,两极分化明显,机构迎来深度洗牌。

按照这样的逻辑,马凌峰与吴明柯所在机构的“日落西山”亦不难理解。但是,“被抛弃”的中年吴明柯们就该离席吗?

马凌峰曾建议吴明柯去创业。“‘投转创’本来就不稀奇,我们也最知道投资人想要寻找的是哪种创业者。”

在美国VC界,“蓝色火焰”被用来描述投资人们心目中的理想创始人。

他们20岁出头,没有成家,也无需个人生活,没有其他负担,愿意全天工作。在一部分投资人看来,这些“蓝色火焰”燃烧得最亮,最热。

在这一串描述中,“20岁出头”显得格外刺眼。然而,年龄真的是一个大问题吗?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美国增长最快的前0.1%的企业中,创始人平均年龄为45岁。通过IPO或收购成功退出的企业创始人,平均年龄为46.7岁。与30岁的创业者相比,一名50岁的企业家创立一家成功企业的概率是前者的1.8倍。

这个答案对于投资行业同样适用。

猎头顾问Vera告诉投中网,“不可否认的是,对于直播、潮牌等新消费行业,VC/PE更倾向于选择年轻投资人,毕竟这些投资团队的创始人很多也只有三十岁出头。但是,对于更多的其他赛道,年龄从来不会成为投资人的障碍。”

甚至有机构创始人向Vera表示,中国投资行业的大逻辑就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建立的,并延续至今。经历过数次周期的投资人,最知道市场想要的是什么,也能在黑天鹅来临时保持冷静。这是年轻人无法企及的优势。

但是,“中年危机”这一存在于各行各业的矛盾焦点,又怎会将某一行业完全排除在外。

“不少公司反映,一些35岁以上的员工会在入职没多久就迫切希望得到晋升,能在40岁前到达理想的职位。一旦要求不能满足,他们就会选择跳槽。这在VC/PE行业也不例外。”Vera提到,“所以,现在各行各业都会倾向于招聘30岁以内的年轻人,公司认为这些人思维更为活跃,对晋升的需求相对没那么迫切,也更乐于积攒工作经验。”

残酷亦合理,职场似乎本该如此

马凌峰还有2年也将满40岁,却并未表现出过分的焦虑。“归根结底,无论是中年人还是年轻人,还是要清楚自己的诉求及自身的价值。至于能否自洽,只能说我们要尽力寻求一个平衡,这也是职场人的使命之一。”

“投资是一件可以做一辈子的事。”直到如今,马凌峰依旧如此相信。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明柯、卢清、马凌峰均为化名)

  • 幽默搞笑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