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怎么办?

2020/11/28 6:00: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先生说”(ID:lxianshengmiao),作者:Lachel,36氪经授权发布。

如果把我们每天的幸福和烦恼列出来,你也许会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带给我们幸福感的,往往是别人的感谢、鼓励和肯定。它们会带给你许多动力,让你一整天都充满激情。

反过来,带给我们烦恼的,大多数来源于什么呢?你会发现:它们大多来源于跟别人「不愉快的沟通」。

比如:

同事在会议上对你的提案表示不同意,让你感觉「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客户几句有点带刺的话语,让你心生疙瘩,想「他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跨部门的合作伙伴说话阴阳怪气,让你心想「我是不是把他惹生气了」?

……

更常见的,在网上发表观点、吐点槽,却引来几条或阴阳怪气、或带着戾气的回复,张嘴就是「扯淡」「就这」「别胡扯了」,或是连珠炮来上一串反问句……

实际上,这些事情严重吗?如果回过头来看,这些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实际损害。

甚至,我们可能「理性上」都知道:对方很可能是无心的,并没有刻意想激怒你,或是针对你 —— 他只是习惯了这样讲话。

但是在当下,这些小事,却很容易就破坏我们一天的好心情。

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让你怒火中烧,一时间情绪失控,难以抑制。

人就是这么神奇。很多时候,别人一句简简单单的感谢,能让你开心很久;反过来,别人一句不友好的话语,也能让你郁闷很久。

我想,许多朋友应该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感到「特别不是滋味」,要么当场发作,要么忍下来,但内心始终愤愤不平,需要很久才能平复。

如果你也有这样的困扰,那希望今天的文章,能给你一点启发。

为什么我们会容易对别人的态度如此敏感呢?

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大脑,本来就特别容易对「社交」起反应。

原因很简单:我们的远古祖先,不具备独居生存捕猎其他动物的能力,因此,必须以群居的形式才能更好地生存和繁衍下来。为了维持族群的交流和生存,具备更强「社交潜力」的个体就被自然选择下来,得以代代繁衍。

这就是 1993 年心理学家 Dunbar 等提出的「社会大脑」假说。

这个假说认为:人类(以及其他高等灵长类)的大脑,会反映在现实社会中复杂的计算需求,并用来调整自身,使其向着「能够更好适应社会」的方向进化。

一个最有名的例子,是 Dunbar 本人提出的「邓巴定律」:一个人能够保持联系的圈子上限,大约是 150 人(这也就是经典的「邓巴数」)。也就是说,Dunbar 认为:我们的祖先很可能也是以这么大规模的族群在活动,因此我们的大脑才被塑造成了这个样子。

那么,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的大脑就很容易产生一种现象:对来自社交的场景和刺激,赋予更高的学习和反应权重。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沃森选择任务」:你面前有四张卡片,它们的正面分别写着 E、K、4、7。现在,实验人员告诉你,有一条规则,内容是:「如果一张卡片的一面是元音字母,那么它的另一面必然是偶数」。问题来了:你需要翻转几张卡片,才能确认这条规则是否正确?

一个显而易见的回答是翻转E。如果E的反面是偶数,那么这条规则就是对的;如果是奇数,那么这条规则就是错的。这很简单。实验结果中,大约有50%的人选择翻E。

但绝大多数人可能会忽略另一种可能性:翻7。为什么呢?因为如果7的背面也是元音,那么它就违背了这条规则(一面是元音,另一面必然是偶数)。实验结果中,大约只有5%的人会翻7。

但是,心理学家对这道题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变形:四张卡片的正面分别写着:啤酒,可乐,19,16。规则变成了:「如果一个人要喝啤酒,他必须不小于18岁。」那么请问:我们应该翻开几张卡片,才能确认这条规则有没有被违背?

显而易见:翻开「啤酒」和「16」这两张卡片,对不对?

你会发现,这两道题从本质上来说是一模一样的。但只是给它赋予了一个社会化的场景,正确率就从5%飙升到了75%。

这个经典的实验说明什么呢?我们的大脑并不擅长抽象的逻辑思维,反过来,它特别擅长对于社会化情境的理解和处理。

所以,很多时候你去学一个领域,很困难;但是给它编一个故事,写一本小说,把知识融汇到故事里,理解起来就方便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