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抄Clubhouse,映客又错了?

2021/2/23 6:01: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苏琦,编辑:金玙璠,36氪经授权发布。


自从Clubhouse火了,所有人都非常好奇,第一个中国版何时上线。

抛开Clubhorse这样小打小闹的产品,映客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推出了号称是“中国首款Clubhouse”的“对话吧”。

2月20日晚,映客拉上自家创始人奉佑生,以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复旦大学教授蒋昌建等,在“对话吧”APP里进行了一场语音直播。

当晚,对话吧在应用商店排名及下载量迅速蹿升,却没能复制埃隆·马斯克入驻Clubhouse带来的流量奇迹。相反,2月22日凌晨,对话吧APP在苹果及安卓的应用商店下架,上线时间不到两周。据媒体报道,映客方面的解释为,下架原因是在做技术调整。

在那场直播里,周亚辉提到,Clubhouse类产品早期的运营难度是很高的。“我特别不建议创业公司做这个产品,产品门槛很高,留存很差,创业团队会死的很难看。从抄的角度来讲,抄这个产品的创业门槛太高了。”尴尬的是,对话吧几乎对Clubhouse进行了像素级的抄袭。

映客此前并没有相关的产品经验,却急着上线对话吧,有观点认为是“苦流量久矣”。在秀场直播走下坡路的时代中,映客的主营业务依旧是直播,营收增速下降的它在过去几年一直“病急乱投医”,开发了数款社交产品,却无一砸出过水花。

眼见着自己的老对手一个个讲出新故事,映客创新团队试图用这款“6天时间开发出的”产品让人眼前一亮。但一直急于证明自己的映客,这次似乎又选错了。

如果把映客的“对话吧”和Clubhouse做个对比,一句话就能总结——毫无新鲜感,这款产品的敷衍感体现在方方面面。

首先,视觉上,对话吧在产品形态、界面和功能设计上,都对Clubhouse进行了像素级抄袭,就连邀请码的形式也一并借鉴,只是对话吧从一开始做了大量的宣传和推广,邀请码几乎等于免费送,形同虚设。

或许是由于产品上架匆忙,界面设计略显简陋,产品体验也不太友好。开菠萝财经体验后发现,当房间人数达到一定级别后,卡顿、延时、噪音感比较明显。


左为Clubhouse主界面,右为对话吧主界面

其次,运营层面。相对于Clubhouse在低调运营一年后迎来爆发,对话吧在上线之初就请来大佬站台,但由于运营时间实在太短,用户活跃度不及宣传层面的火热,话题也比较单一,如同国内用户刚涌入Clubhouse一样,房间话题多是创投和产品方向。

Clubhouse在国内刚火起来时,不少人的兴奋点之一在于KOL和名人的社交链。一些用户在Clubhouse上打通了微博、微信、即刻上的朋友圈,并通过这些人、“大佬”的聊天室和人际关系网,又顺藤摸瓜认识到更多更广的朋友,链条越拉越长。彼时有一个段子是,follow了阿禅(有可能学院CEO,极客公园前CEO)的关注列表,就能认识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基于通讯录的关系链以及社团概念,以兴趣结成团体,打造半熟人社交产品,算是Clubhouse的创新点之一,背后是其“半熟人社交”的底层逻辑。这样的关系链体现在产品层面是,用户进入房间后,中间一栏是讲话者的关注者,底下是普通听众,关系一目了然,而对话吧对用户关系链没有进行区隔。

另外,随着用户数据的沉淀,Clubhouse已经可以直接搜索以兴趣划分的Club了,而对话吧仅能搜索用户。在Clubhouse,用户关注的好友,一旦创建新的聊天房间,可以收到通知,并立即加入该房间,而对话吧也没有活动的日历提醒。


左为对话吧聊天界面,右为Clubhouse聊天界面

Clubhouse另一个让人兴奋的点在于,小白用户能和自己喜欢的博主、开发者、音乐人、投资人等在一个房间里,且听他们实时聊天,也可以举手参与讨论。就像在线下咖啡馆参与一场场活动,而且这些活动能分身参加、随时切换。

正是有“大佬”的存在,“话语权的平等”才显得更加难能可贵,用户的参与度也会被调动起来,大家都是奔着表达或者学习的想法而来,这才是纯粹的社交。但在这方面,对话吧目前是缺失的。

当然,这些不足之处或许是因为上线匆忙,未来得及运营,但正如周亚辉在2月20日晚的语音直播中提到的问题,关键是谁能做成?“映客在很短时间内把产品做出来了,能不能利用先发优势获得成功很重要。”

奉佑生也提到,想做好这款产品并不容易,首先要权衡监管问题,不过他认为映客几十万个直播间沉淀下来的经验能克服这一问题。但实际情况是,2021年除夕才上线的对话吧,已于2月22日凌晨,在APP Store和安卓商城下线,历时不到两周。

对此,映客方面的解释下架原因是在做技术调整,几场大的活动下来BUG有点多,需要紧急调整。

当看到映客版的Clubhouse出现后,相信很多人都好奇一个问题:映客为什么要照抄Clubhouse,且为什么“上线匆匆下线也匆匆”?

这不是映客第一次“着急”了,早在2019年7月,映客就宣布以8500万美元(约合5.8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社交APP“积目”。而彼时的积目处在亏损阶段,根据交易公告,积目主体公司北京蓝莓时节2017年、2018年税后亏损分别为619万元和1767万元。

当时的解读是,映客在花高价弥补单一的业务方向,试图在直播业务之外寻求新的收入来源。


映客直播收入占比过高

而直播收入在映客中的占比从当时一直高到现在。映客2018年财报显示,映客2018年的总营收为38.6亿元,其中直播收入占了总营收的96.59%,是几家直播平台中比重最高的。据映客2020上半年财报显示,其直播收入更是占到了总营收的98.31%。

过于依赖直播打赏收入,直接导致头部主播议价能力过强,进一步造成内容成本畸高。同样是2020上半年财报报告显示,用于直播的成本占到总成本的71.36%。除此之外,高昂的带宽费用、电竞赛事版权费(游戏直播平台设计)和运营推广费用,都让映客难逃低利润魔咒。


映客2019年上半年出现亏损

2019年上半年,映客已经出现亏损情况,尽管截至2020年6月30日实现了扭亏为盈,但营收增速放缓,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都出现了营收负增长。

对话吧的出现,让映客在2月22日当天股价大幅高开14.63%,报2.82港元,但目前已经跌回2.58港元,距其2018年上市开盘价的4.32港元,已跌去40.28%。目前映客总市值51.78亿港元(42.70亿人民币),约为1/16个欢聚时代,约1/6个陌陌。

从月活跃用户情况看,陌陌已经横盘在1.1亿很长时间了,YY此前保持在4100万左右,映客情况最不乐观,截至2020年年中仅有3297万MAU,且财报中并未透露付费用户。


映客月活用户

如今,欢聚集团的业务重心已放置海外,YY和百度合并,变相放弃了国内市场的争夺;陌陌凭借其陌生人社交的属性和庞大的月活用户规模,也探索出了新的业务营收增长点。

YY、陌陌和映客作为“秀场直播”的三强,在产品上各有偏好。陌陌更偏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主要是给美女主播打赏,YY的公会控制力更强,业务以游戏主播为主;映客则是两者都有,但都不强。

相比之下,映客直播当年靠着“移动直播第一股”的旗号,先于虎牙和斗鱼上市,但一直位置尴尬,显得左右为难。一没有社交和用户基本盘,二没有探索出市场和业务增量,着急的映客一直在推新,包括主打95后人群的语音社交软件“不就”、“音炮”,瞄准中老年的直播平台“老柚”,针对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视频产品“种子视频”等等。但可惜,没有一款让人记住,难以在市场上留下印迹。

映客2020年半年报发布之后,有媒体称映客的社交春天到了,但也有声音表示不认同。“这都多少年了,还春天,映客起的最早,什么也没捞到,被抖音摘了果实。”一位雪球用户表示。

在失败了这么多次后,这一次映客能成功吗?

对于这个问题,已经下架进行技术调整的对话吧,很难给人信心。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对话吧的前景并不看好,他认为,原因在于映客此前没有做出一款好产品,而基本盘不稳的情况下,对话吧又是像素级的抄袭,只是找大佬站台,很难有说服力。

换句话讲,“抄”得最快,也未必成功。据悉,抖音内部有三个团队在赛马做相关产品,只是还没有放出最后版本。“Clubhouse并不是一个新的产品模式,关键还是产品力的问题。时间线上的暂时抢先,无法成为决定性因素。”王超称。

实际上,Clubhouse并不好抄,一个最直接的证明是,前段时间激起一些水花的Clubhorse因违规已经暂停服务。


另外,据开菠萝财经观察,市场上至少还有三家公司在做“中国版CH”,但这三家目前还在内测阶段,选择低调,因为他们知道,Clubhouse并不好抄。

其中的聚聚是一家创业公司,2020年初该团队推出了第一个应用“Here”,主打实时语音社交,但在融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今年跟风推出了“聚聚”。“举手”的开发者美卓,据天眼查显示,其天使投资人是雷军,公司早于2014年被小米集团并购。


从左到右依次为:举手、聚聚、Capital Coffee

尽管不好抄,“中国版CH”还是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这是因为,Clubhouse的火爆,让国内的互联网厂商第一次大规模意识到,短视频之外,声音社交也能快速聚集流量,其中孕育着无限的可能性等待被挖掘。

王超持相同观点,他认为Clubhouse就是搭了一个大的基础框架,给国内创业者的启示是,可以在现有的框架上,加入各自的擅长之处,后续就看谁运营和发展的好。

但也不难发现其中的悖论:Clubhouse之所以能火,克制是它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特点之一,这也直接或间接地促成了现有的社区氛围。但国内的项目都在争抢速度,对话吧20日的大佬对谈中,投资人已经在畅想加入直播、播客、录音等功能了。

映客一直都在等待一个一鸣惊人、令人惊艳的机会,除了不停出新品、追热点外,慢下来深耕产品力,或许才是更好的选择。而在争抢用户时间的赛道里,Clubhouse绝对不是一根救命稻草,一个小小的对话吧似乎也并不能拯救映客于两难之间。

*题图来源于Unsplash。

  • 幽默搞笑
  • 奇闻异事
  • 八卦娱乐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1 xqw36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邮箱:591info@2980.com. 版权所有 讯前网